与练球场毗邻无保护网 公寓每天飞来高尔夫球光华日报 | 1910年创刊 创新每一天生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9

  与槟州高尔夫球俱乐部毗邻的The Address公寓148户居民控诉,由于没有完善的保护网,导致每日至少有5至6粒高尔夫球高空“飞进”住宅,甚至有居民的住家窗户及轿车被高球击中!

  受影响居民今日通过该机构共管机构(JMB)主席穆纳威召开记者会,要求槟州政府介入,促请槟州高尔夫球俱乐部管理层尽快维修在该公寓旁的保护网,以保障居民安全。

  穆纳威指出,自2015年居民逐渐迁入该公寓后,经常面对高尔夫球击破玻璃及汽车的困境,有时候“球”还会在小孩旁边飞过,令人感到害怕。

  “我们从2015年中旬开始,收集到700多颗高尔夫球,虽然现在已经停止收集,但是平均每天还可拾到5至6颗球。”

  他表示,该公寓与高尔夫球练球场距离只有166尺。

  他说,该练球场,每发出一杆高尔夫球,却可飞越200多尺远,而其速度可达每小时300公里,球速很快,再加上俱乐部每日从早上7时至晚上10时运作,令居民每天都非常担忧随时“中招”。

  因此,他直言,该公寓的发展商在出售单位时,曾以可以看到高尔夫球场美景向居民推荐,但这却没有顾及居民的安危,而居民多数没有打高尔夫球的经验,不知道高尔夫球竟然可以打到自己的住家范围里。

  “我们有向俱乐部投诉,得到的回应是,他们先在这里兴建,但是这并不是谁先来的问题,而是该俱乐部有责任照顾附近居民的安危。”

  他指出,当局在多次投诉后,于2017年3月兴建保护网,有效地阻止球飞入住宅。”

  “但是在同年9月,因为暴雨而逐渐开始倒下,直到12月保护网全部倒下,却因牵涉钱财问题,各方未达共识,至今没有重建保护网,导致球再次飞进住宅。”

  他表示,去年曾与峇都蛮区州议员古玛、槟州发展机构代表、槟城高尔夫球俱乐部、发展商及槟岛市政厅等官员召开会议,之后也致函槟州首长曹观友,但是直至现在仍没有任何进展。

  “去年年杪,首长有和各单位召开会议,我们并没有被邀请参加。”

  他续说,在去年11月与首长政治秘书郑来兴会面后,仍无法解决此事,因此该机构无奈召开记者会,希望曹观友要求该俱乐部暂停练球场活动直至保护网一事得到解决。

  同时,他也希望市政厅也应对该俱乐部发出禁令,禁止练球场运作,直到问题解决。

  他认为,根据刑事法典,这不仅是对居民造成公害,也可形成犯罪行为,希望总检察署可考虑起诉该俱乐部。

  不敢让孩子到游乐场

  共管机构秘书叶伟强强调,虽然居民可向俱乐部要求保险赔偿,但是居民更希望自身安危可以获得保障,“目前还未有人受伤,但是这可能只是时间的问题。”

  他指出,由于高尔夫球曾多次掉入游乐场,因此许多家长都不愿让孩子到游乐场玩乐,担心飞来横祸。

  球常掉落在客厅阳台

  居民许水淼(35岁)表示,自2017年迁至The Address后,高尔夫球常掉落在客厅及阳台,已经拾到约20颗高尔夫球,因此只能一直把窗帘关上。

  他指出,曾经有一次,一家人外出返家却发现窗子被高尔夫球打破,玻璃碎片散落一地,庆幸的是当时天色尚亮,没有误踩到玻璃。

  他说,之后曾向该俱乐部交涉索偿,由于担心自行维修对赔偿有所影响,期间只能暂用黑色塑料袋盖着,直到2个月后,该俱乐部派员到来处理。

  他续说,在今年1月,两夫妇在客厅时,突然有一颗高尔夫球飞进家里,在客厅内数次反弹,但是幸亏当时孩子没有在客厅,不过夫妇俩也被吓着了,因此之后也鲜少打开窗帘了。

  俱乐部经理暂不回应

  槟城高尔夫球俱乐部经理迪鲁占德兰受访时指出,由于本身周六不在办公室,因此将在周一了解详情后,再作进一步回应。

  “我还不了解居民提出的诉求是什么,所以现在不能回应,等待明白后才回应。”

  郑来兴:还在讨论中

  槟州首长政治秘书郑来兴表示,自2017年开始,槟城高尔夫俱乐部、槟州发展机构、发展商及承包商已召开内部会议,目前还在讨论中,之后将会通过峇都蛮区州议员古玛,提供最新进展。

  不过,他也说,在开会时,发展商代表曾告知他,已向共管机构建议建立一堵墙,但是由于担心日后墙的维修费需自己承担,共管机构对该建议不甚乐意。

猜你喜欢